— 椰丝糖糕 —

余秋雨《中国文脉》

阅读课上读了这本书,关于作者写到中国古典诗歌的那一块,想想自己也有点感触。

记得陆放翁那句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第一次学的时候还是个初中一年级的学生,每天反反复复按老师要求晨读的时候都会读到这首,心里一直毫无波澜。
直到读初三那时的某个冬天的夜晚复习到这首诗,又看到那句“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熟悉无比的诗句,突然悟到了什么,内心酸涩又是说不清的感动。眼泪唰的就掉下来了。后来到了高中又学了陆的那句“楼船夜雪瓜洲渡”,看见课后注释里陆放翁那句“慨然尽醉”,又是一样的心情。

很多诗歌,小时候读着读着,哪怕是明白了意思也觉得索然无趣。小学时候背那句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毫无内心波动。但这两句诗歌却是当年中考前我每一个夜晚都要默默背诵的。或许只是突然悟到了“独钓寒江雪”的意趣,我脑子里一直有这么副图画,每每回想起来总觉得内心万分的舒适。
我想诗歌的妙处大概就在这儿了,小时候就背的滚瓜烂熟的诗歌,说不定在日后的某个特定的时间又出现在脑海里,却带给你不一样的体悟和感受。当初没有体会到的妙处,突然间,一下子都出来了。明明是熟悉到不行的诗,却又确实比以前不同。这样子,一首诗歌就可以体悟个好几遍,中国古典诗歌得有多少啊,可以满满当当地充斥我们的一辈子了。

所以作者才说吧,诗歌融进了中国人的血脉里。

评论
热度(1)

2017-04-29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