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椰丝糖糕 —

南望桂水,哭我故人。

最近翻《古文观止》翻到韩愈给柳宗元写的墓志铭。然后去百度找了一下祭柳子厚文。
翻完拿着跟刘禹锡的对比了一下。想想或许柳宗元和刘禹锡感情更好.....?韩愈那篇祭文,怎么说呢,我觉得真的是贯彻了一直以来的“我笔写我心”式的文章风格。凄楚哀婉之情有,悼念之辞也是恳切,可是大篇幅还是放在抨击朝廷不会用人等事,叹好友之才不被重用,叹他不甘离世。

而刘禹锡呢...那句“南望桂水,哭我故人”,真是差点把我眼泪逼出来。一个望,一个哭,两个字真是戳心了。

“元和乙未岁,与故人柳子厚临湘水为别,柳浮舟适柳州,余登陆赴连州。后五年,余从故道出桂岭,至前别处,而君没于南中,因赋诗以投吊。”诗曰:
忆昨与故人,湘江岸头别。
我马映林嘶,君帆转山灭。
马嘶循故道,帆灭如流电。
千里江篱春,故人今不见。

再贴上这首凭吊用的诗。每一句,每一联我都极其喜欢。尤其是那句“千里江篱春”。

我记得有这么两句,从前在唐诗鉴赏辞典上看见的,“黄发相看万事休”,和“岁晚当为邻舍翁”。没记错的话,分别是刘禹锡赠柳宗元,与柳宗元回赠,出自两首诗中。但哪句是柳宗元的,哪句是刘禹锡的我已记不清了。
当初记得这两句,是因为,把他们拎出来单独成一联看别有一番风味。
“岁晚当为邻舍翁,黄发相看万事休。”

这是两个人共同的期愿吧。

这样就让我想起,那句:
“夜深忽梦少年事,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

是白居易与元稹的,也是把两位诗中的一句拎出来单独成一联。

或许两人心意相通,诗句也自然会有这样的默契吧。

评论
热度(13)

2017-03-20

13  

标签

日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