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椰丝糖糕 —

【羊丐】缘。

题目乱起。
我就是,突然很喜欢酷酷的道长!!!!(?
爱丐哥!
这大概是一个互相暗恋的故事x
短小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
马上的男人一身素雅道袍,三尺青锋握在手中,缓缓挑开身旁的蓬草。他凝神细听四周动静,唯恐又一次让那个丐帮弟子逃走。
“尹彦,我看你究竟能躲到何时。”
男人对着无人处低语,语气却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。

不远处的蓬草堆里,一身血污的尹彦伏低身子隐于其中,用尽全身所剩无几的气力屏息凝神,这才勉强不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。可尹彦明白这终究不是个办法,自己被那杨漠派来的杀手用暗器伤到了胳膊和大腿,已是疼痛难耐,至多再撑他个一盏茶的时间,便不得不显露出自己的位置来。

可尹彦想赌一把,杨漠若不及时离开,便随他将自己带回去按帮派的刑法伺候,绝不反抗。他明白自己原先的帮派已近覆灭,他也没有任何反抗杨漠的权利。

一盏茶的时间已过,杨漠未走。
尹彦暗自低笑一声,想他杨漠果真是长大了,这性子和耐心,已胜过当年不知多少。
他早该料到,杨漠早已不是那个玩儿捉迷藏都吃力的小道长。那么多年后故技重施,他尹彦是自寻死路。
这么乱糟糟地想着,尹彦索性任由自己沉重的身体完全倒下,神志也逐渐涣散起来。

尹彦清醒时看见的最后一眼,是杨漠眉心的那点朱红,和他那双冰冷的湖蓝色眸子,似积了华山的层层白雪,叫他彻骨地寒,彻骨地疼。

02
尹彦做了很长的一个梦。

梦里的杨漠还只有11岁,他也不过18岁的恣意少年。那时的杨漠尚小,还只到他胸口的位置,一张脸白白净净,衬得眉心那点红越发的鲜艳。

尹彦记得那时杨漠虽仍是孩童,待人却已十分冷漠,身上永远覆着层冰似的叫人难以接近。只有在自己身边才会卸下满身的防备,蹭蹭自己的手臂,用糯懦软软的声音讨糖葫芦。
“彦哥,糖...糖葫芦好甜!”
耳边仿佛仍旧能听到那个孩子带着喜悦的惊呼声,哪怕是在梦中,也揪着他的心脏,又甜又苦的滋味。

尹彦知道杨漠的性子在帮派里不讨人喜欢,便也乐意惯着他。每每看到那个孩子朝自己露出腼腆的笑,或是偶尔撒娇的模样,便已觉得足够。

尹彦没有依赖过任何人,也无法去依靠。但他却想一辈子被杨漠依靠。

尹彦想,或许是在这个时候,自己这个恶人谷的卧底,便已该死地,喜欢上了小道长。

若果自己不是恶人谷帮派的探子.....
便不会有十年前的离别,那一寸要人命的相思在他的热血里竟扎了根,疯似的长。
回过神来,一切覆水难收。

03
杨漠是在自己帮派大乱时被前任帮主指名接替的。
前任帮主确实有识人之慧,自十年前那个丐帮弟子离开帮会,杨漠便仿佛一夜长大,越加冷傲孤僻,手段心机也更是毒辣。
杨漠成为帮主前后不过两个月的时间,便已清除内鬼,追查元凶,手段之狠辣叫人不寒而栗。
待风波平定,杨漠亲自去查,这场大乱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。
他要血债血偿。
真相大白的晚上,他接过那纸密信,当目光触及“尹彦”二字时已是气极,一双淡漠的眸子刹那间充满了绝望,握着密信的修长手指也不禁轻轻颤抖。
“彦哥,我本不想打搅你。你那晚说江湖之大.. 有缘亦重逢。”
杨漠烧掉了那纸密信,独自一人对着那跃动的火舌言语。
“这...便是彦哥说的缘么?”
杨漠吹灭了烛火,言至于此,他的尾音都发了颤。
就像窗外被秋雨打落一地的叶。
一片萧瑟。

04
“彦哥....”
尹彦仿佛听见了这声呼唤,缓缓撑开沉重的眼皮,脑袋却依旧是一片混沌。
他四处打量,发现这是帮会的牢房。
一盏烛火光在紧锁的门前跃动着,四处却空无一人。
尹彦缓缓从角落处站起身,这才意外地发现捆住他的只有脖子上的一根长链,而自己身上的伤口都已被处理过了,只留下轻微的钝痛。
尹彦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嘴角带出了一丝苦笑。

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,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。
尹彦看着那个已长得比自己还高的杨漠,内心便满是针扎般细细密密的痛。
他闭上眼,满心祈祷着杨漠别再看自己这副模样。
他眼里的那个尹彦,那个他可以依赖一辈子的彦哥,应该只留在十年前。

“别看我,求求你。”

05
杨漠走上前,蹲下身子,修长干净的手指捏住男人的下巴,迫使他抬起头来。
“彦哥...”
杨漠盯着那双幽黑的眸子,唤他的昵称。

尹彦睁开眼时,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杨漠。他暗暗想了十年的人如今真实地出现在他的眼前。尹彦想伸出手摸摸他细软的发,想拥抱他,甚至想吻上他的唇。
可尹彦不能这么做。
他不过是恶人帮派里露出马脚的卧底,杨漠与他,不过是审讯人与罪人的关系。

“尹彦,你帮派已是苟延残喘,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。”
杨漠突然站起身子,语气也满是冰冷和生疏。
“我费尽心思抓你过来,不过是想问个明白...”
“你当年那样待我,也都是逢场作戏?”
尹彦抬起眼睛,看了眼杨漠内心越发痛的厉害。
“阿漠...我又不是戏子,自然不会作戏。这里面的真心,你....你还看不出来?”
杨漠闻言,并不作回应。
他从地上拾起那根长链,扯住它将男人从地上拉起后粗暴地按在潮湿阴冷的墙壁上,将他束缚在方寸之间。
“尹彦...你知道你的阿漠这十年是怎么过的?”
“我每日拼了命的练剑,想着变强大便可以来寻你,到时候就离了帮会,一辈子不与你分开。”
杨漠声音低哑,眼眶通红。
“尹彦,这便是你说的缘?”
杨漠的手从尹彦裸露的脖颈处缓缓抚摸上他的脸颊,两滴滚烫的泪落在尹彦的唇上。
仿若被灼伤。

“阿漠...我并非...”
尹彦话还未说完,杨漠便吻上了他的唇,将那些字句都封锁在了喉间无法吐露。
“我本不想告诉你,可我早便无法忍耐了。”
“背叛的惩罚,是我囚你...。”
杨漠将脑袋靠在尹彦的颈窝里,如孩子般颤抖着哭泣。

尹彦伸出双手抱住身前的男人。
“阿漠,囚我一辈子吧。”
他从未有过归宿,心心念念那么多年的人,只不过一个杨漠。

06
杨漠遵守了他的诺言。
只不过从牢房囚到了自己的房间,再囚到了床上。

尹彦时常会想,或许这才是缘。
就好像十年前种下的种子,眼看着总不发芽,却在某一晚突然吐出一抹新绿。

他躲不过这缘,也不愿躲。
他注定要与那个小道长纠缠一辈子。
——End——

在北极圈瑟瑟发抖。


评论
热度(6)

2017-07-04

6  

标签

羊丐剑三